夏日敲钟响

这品种很容易玻璃心,请温柔一点

无恤有时会站在芳远身后,不再是以护卫的身份,而是以臣子的身份站在那,他一低头就可以看到自家少爷,不,现在应该是陛下,看到他的鬓角有零星几根白发的时候,心里总会抑制不住地想:啊,这也算是白头到老吧。


这圈冷到我想自割腿肉

评论

© 夏日敲钟响 | Powered by LOFTER